张作霖崛起之路:如何清除3个上司,从而掌权成为“东北王”?

时间:2020-03-05 来源:www.adxplorer.com.cn

张被称为“东北之王”的原因不是猜测,也不是土匪所获得的“头衔”。在张成为东北王之前,没有人照顾他。但是,张一直在一步一步地前进,每一步都取得了扎实的进步。如果你走错一步,也许张就不能成为“东北之王”。

从张出发。它有三个步骤。张对很在行。这三步棋也是三个障碍和三个重量级。张清算了这三人,为成为“东北之王”奠定了基础。

第一个障碍:张锡銮

张在将革命力量驱逐出奉天后,接管了奉天的军事权力。虽然张有军事实力,他却不是老大,因为他上面也有老大。这个人就是奉天的总指挥张锡銮,他也是第一个总指挥。

张锡銮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袁相成的好朋友,张和冯也是张锡銮招募的。就资历和级别而言,张锡銮是张的领袖。

有人说《水浒》中的张锡兰是秋苏。然而,在北洋时期,张锡銮虽然官阶很高,却处于尴尬的境地。他在控制军事力量方面不及张、冯。

张和冯并不十分尊重张锡兰,因为他们来自一个绿色的森林。张锡兰也对这两个绿色森林的人物非常生气。毕竟,从年龄来看,张锡兰是个老人。他只能忍受对张、和冯的不敬。尤其是张被袁相城召见后,张对张锡兰并不重视。

张的地位不断上升。人们经常从张那里乘车。张对一点也不客气。他甚至发电报给当时的陆军总司令段,说:“在1911年的贵州战役中,总统注意南方,并作为一个部队,林坐在北方。今天的决定是基于对诽谤的排斥,对鸟类的回避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思考。中央政府希望将将军和其他官员视为军队的保护者,但这些监禁方法可以适用于其他人,而不能用作淋浴。程昌成与吴、交好,交换了一段话,表示高度赞同。我愿率领全军隐居守备,以满足你的命令。我希望我能早点离开这个省,这样就不会带来灾难。”

张的言外之意透露了他想要统治东北的愿望。他直接向北洋政府邀功,他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督军。他甚至威胁北洋政府说,如果张锡兰不被允许离开,就“没有地狱的一天”。

袁相成和段看不上张的土匪作风,毕竟他们都是清官。然而,他别无选择,只能迫于压力辞职。

张锡銮辞官后,袁相成不想让张做大都督,派段到奉天做大都督。

第二个障碍:段

段也是北洋政府的一个人物。这块人字香石叫“香帅”,但不是“香香”。

段桂芝一直是袁相成的最爱,他也是段瑞奇的老乡兼家人。袁相成称帝后,封张为一等功,与段的一等功相去甚远。

张不能拒绝袁相城的任命,但段的到来却给张增加了另一个障碍。如何把段赶出去是张的下一个目标。

张足智多谋。他得到了稀世珍宝和古董,把它们送给了新来的段。段对的进贡很满意。然而,张却要求袁相成辞去公职。

张当时被27师师长封为爵士,那时已经很强大了。由于张的身份和经历,他根本不能被封为爵士。

现在张辞职了,显然是向北洋政府示威,辞职后,他可以自由行动了。至于张的辞职,段也亲自看望了他的家人,但张并没有见他闭门谢客。

段很聪明。他知道

袁相成把张叫到京里。遂令张、入朝,许以封公。表面上,张对表示同意,但在从袁相城那里获得军饷和武器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和冯一起唱了一首《黑白脸》。他力劝冯率领第28师入京强行进宫。张代表第27师赴段,向冯汇报的情况。他劝段到避风。

段是个贪官。他知道奉天不是一个长期居住的地方,所以他带着一大笔钱回到了北京。段一离开,张立即揭露了段的腐败行为。他甚至声称为奉天人民寻求正义,并组织了奉天安全委员会,称“人民由男人统治”。这实际上是以独立的名义威胁袁相成。

袁祥成别无选择,只得命张为“盛京将军”,掌军政,冯为副将。冯不满意这样的任命,所以张的“一举两得”的技术发挥和他开始消除第三个障碍:冯。

第三个障碍:冯。

袁相成在段离开后,向段讨教空缺,除了别无选择。但是因为张怂恿冯唱黑脸,段恨冯,推荐张。

袁祥当然也很喜欢张和发出的聘书。然而,袁相成不久后因病去世,李成为的总裁。他把各省的将军们变成了监督者,并任命巡回大使为省长。张已成为巡抚兼奉天巡抚。奉天是东北的一个重要省份,也是通往东北的重要门户。赢得奉天的人将是这个国家的东北部。

冯对的任命很不满意。论资排辈,冯虽生于绿林,却是个老绿林秀才,比张、左林高贵得多。接受录取后,一直比张高。

张为许世昌所喜爱,在与蒙古匪的战斗中被提升为巡逻队队长。他的职务与冯相同。自那以后,两者的立场基本相同,但什么也没发生。

但冯在“驱逐出境”问题上也同意张的意见。但是直到张把冯耍得团团转,最后张被提拔,冯才知道张利用了这个机会。

人们害怕生气。冯没想到这位昔日的晚辈会成为他的顶头上司,而他也成了晚辈的下属。因此,张在任时,冯也没有登门拜访,于是与的矛盾开始出现。

但张不能对冯动粗。他必须服从冯。后来,冯威胁要袁相成辞职。当然,他希望看到冯和张之间的矛盾激化。后来,冯甚至率军进入奉天城,直接与张争夺权力。张知道这是北洋政府的计划,便拜会冯,并设宴款待冯。不过,冯没有来。张派人把酒席送到冯的总部,还叫女人帮忙。

冯决心要当东北之王,所以他认为张怕他。后来,冯甚至响应南下,发动了“驱逐袁”行动。面对冯的的做法,张找吴谈了,没有成功。他甚至答应了冯的要求,并带领二十七师以上营的军官前去道歉。

冯想当奉天太守。虽然张省长是虚职,但知道这个职务的利害关系,将来会让他成为傀儡,所以张不会同意。

后来,冯未能参与光复,成了阶下囚。张终于成功了。当然,他又救了冯,真是太客气了。

张在排除了这三个障碍后,把目光转向了黑龙江和吉林。

图像源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