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变暖”or“变冷”:究竟是谁在忽悠地球?

时间:2019-11-26 来源:www.adxplorer.com.cn

一只无助绝望的北极熊蜷缩在融化的冰面上,周围是涟漪和无边的海浪。 这张广为传播的公益海报旨在警告人类立即采取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防止气候变暖,停止北极海冰融化和消失的过程,保护北极熊赖以生存的北极海冰家园。

北极海冰的融化趋势似乎正在加速。科学家关于海冰融化的最新研究报告不断来自媒体。其中,对北极海冰完全融化时间的预测不断推进。从“2050年夏天”到“2030年夏天”到“2015年夏天”和“2013年夏天”,全球变暖似乎势不可挡

然而,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最近发布的监测数据给出了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与2012年8月相比,今年同期北极冰盖增加了60%,超过100万平方英里。” 与此同时,一些科学家警告说,世界正经历一个气温快速下降的时期,必须为“全球变冷”做好准备。

从预测全球变暖将导致“北极无冰覆盖”到实际上“北极冰盖面积的大幅增加”,人们被警告要为“全球变冷”做好准备。这种戏剧性的对比确实在人们的脑海中提出了一个大问题:“地球是变暖了还是变冷了?”

“气候变暖”:边缘话题几乎成为信仰

到目前为止,“气候变暖”无疑是最广泛传播的观点。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对10个国家的民意调查显示,60%的受访者认为全球变暖是一个“紧迫的威胁”,需要紧急应对。 在南非德班世界气候大会前夕,欧盟专门针对气候变化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8%的人认为气候变暖问题“非常严重”

“气候变暖”已逐步被公众所接受,并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成为妇女和儿童的常识。 当时,一些科学家发现,20世纪下半叶全球气温的上升趋势“非常明显” 进一步的研究显示,20世纪全球近地面平均气温上升了0.74摄氏度。过去50年观测到的气候变化率是过去100年的两倍,并将气候变化归因于人类的现代生活方式。 研究成果的影响逐渐走出学术领域,进入公共生活,但与“臭氧层消耗问题”相比,全球“气候变暖”在当时只是一个边缘话题。

转折点发生在1988年。同年6月,美国气候科学家詹姆斯汉森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声称,他99%确信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已经导致温室效应,并敦促采取具体措施。 今年在世界许多地方发生的罕见的洪水、干旱、飓风、龙卷风和其他灾害已经让一些科学家和更多的公众相信了关于全球变暖的论点。 同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项强调气候变化是人类“共同关切”的决议,导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成立,并使气候变暖成为一个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国际政治话题。

IPCC成立后,发布了四份全球气候变化评估报告,不仅指出了全球气温上升的危险,还量化了人类活动将气候变化影响提升到90%以上的可能性 它直接推动联合国在1992年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并在1997年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具有实施《京都议定书》的法律效力。 联合国召开了一系列关于气候变化的国际会议,包括巴厘气候变化会议、哥本哈根会议、坎昆会议和德班会议,重点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转让环境保护技术。 在这一过程中,气候变暖已被科学家、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列为与全球安全相关的重大问题,并为公众所熟知。

“寒冷的气候”:持续的挑战

虽然一些科学家正在论证气候变暖的原因及其可怕的后果,而各种媒体却热情地报道国际社会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所做的努力,另一个完全相反的研究结论随之而来,即全球“气候变冷”理论 事实上,这种观点比全球“气候变暖”理论有更长的历史

20世纪70年代初,一些科学家从地球轨道的周期性变化出发,提出了盛行的“气候冷却”理论,认为地球将在21世纪进入“小冰期”。 1974年,一群着名的欧美学者在美国布朗大学举办了一次特别研讨会。在研讨会上,学者们举了一些例子来证明地球的温度已经开始下降,表明自15世纪地球上一次“冰河时代”以来已经过去了大约500年。如果人类不干预,当前的暖期将很快结束,全球变冷和相应的环境变化将随之而来。 忧心忡忡的两个会议赞助商甚至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警告即将到来的“冰河世纪”

冰川学家支持“地球变冷”的理论。 据俄罗斯《今日报》报道,一群来自俄罗斯、法国和美国的冰川学家前往位于南极洲的俄罗斯“东方”研究站进行超深钻探。通过对岩心氧同位素含量的分析,发现在过去的42万年中,全球气候变冷变暖交替发生,具有明显的周期性。 他们认为地球温度变化的完整周期是100,000到120,000年,而最近的全球变暖高峰是大约17,000年前,现在已经开始降温。 人类活动和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不足以改变地球气候变化的总趋势。 同样,丹麦科学家丹斯加德(Dansgaard)等人发表的格陵兰冰核氧同位素分析结果显示,地球气候有10万年的轨道周期变化,其中9万年是冷的,1万年是暖的。 根据计算,当前气候的暖期即将结束,全球“气候冷却”将成为主流。

全球“气候变冷”理论家似乎已经在现实中找到了证据 近年来,世界上出现了大面积的极端寒冷天气。 例如,2012年底,一场大规模寒流席卷北半球,一些地方的温度甚至达到了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阿拉斯加被认为是全球变暖最明显的地区之一,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该地区的年平均气温下降了1.3摄氏度,而西部半岛的气温甚至下降了2.5摄氏度。 最近的证据是,北极冰盖并没有像今年8月预测的那样融化消失,其面积增加了60%,以至于一个期待开启从大西洋到太平洋北极的西北航道的舰队在冰层融化的时候被困在冰盖中,等待加拿大破冰船前来营救。

观点之争:我们应该回归科学理性认知

无论预测地球的“变暖”还是“变冷”,都反映了对气候变化和人类未来命运的关注 事实上,它们不仅彼此不相容,而且还受到广泛质疑。

“气候变暖”理论的两个核心观点,即“全球气温上升”和“人类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是推动全球气温上升的主要罪魁祸首”,一直受到挑战。 对于前者,怀疑论者认为,对于地球45亿年的历史来说,利用近100年左右的时间纬度来测量和调查,然后得出全球变暖的结论是片面的。事实上,地球的气候有一个温度变化和温度变化的循环。 对于后者,怀疑论者认为,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产生的二氧化碳总量与自然产生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相比微不足道,将可能的气候变暖归咎于人类活动是武断的。

无论是IPCC还是其他组织和专家都没有对这些疑问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而是重申和加强自己的观点 此外,“气候变暖”理论的代表阿尔戈尔(Al Gore)实际上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公开撒谎,引用了虚假的所谓专家的话,耸人听闻地预言北极地区最早在2014年将不再有海冰。 当然,会前还透露,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邮件失窃造成的“气候门”更令人震惊。 难怪有人指出,气专委是一些国家、组织和个人寻求利益的工具。“气候变暖”理论实质上是“本世纪的弥天大谎”。其背后是争取国际发展权和从“碳交易”中获益的私人商品的斗争。

“气候变冷”的理论也不能幸免。我国着名气象学家朱克真曾经驳斥过一些苏联科学家的这一论点。他说:“在过去的5000年里,这种1℃的变化非常普遍,不能被视为地球变冷的证据”。他认为,根据这种“极其普遍”的温度波动得出结论是“危言耸听”。 朱克真反驳的信心来自扎实的科学研究。经过艰苦的研究,他发表了《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这使世界科学令人惊叹。

只有当利益和其他因素的干扰被完全抛开时,只有对真相负责的科学家才是真正的科学家,只有他们的科学研究成果才能最终造福人类。 面对气候变化这样的全球性问题,我们希望科学家们能够“不怕浮云遮眼睛”,展现出推进真理的气魄。 “”冰盖面积没有减少,但增加了60%

地球是变暖还是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