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教育时报》记者深入凉山 记录大山里的艰难守望

时间:2020-01-25 来源:www.adxplorer.com.cn

罗文华在操场上和二年级学生合影。方林建/摄影

我每天都告诫自己不要想着钱。教育孩子慢慢长大是我最大的满足!

罗文华(罗徕小学代课老师)

当地人只种植玉米、苦荞麦和土豆。我们现在的主食是土豆。我们每天每顿饭都吃。我们觉得不舒服,晚上睡不着。

陈纯狐(小学志愿者)

说起西昌,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着名的卫星发射中心。如果你熟悉它,你也会知道它四季气候宜人,被称为“月亮城”和“太阳城”。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它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更不知道凉山彝族自治州浩浩荡荡的山川深处有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正试图改变贫困山村落后的教育观念,守护着孩子们在山村寻求知识的梦想。

凉山州山区仍有许多贫困的村庄,但它们没有被遗忘。

北纬27度,57分,52.10秒,东经102度,22分,08.13秒,海拔2601米,谷歌地球已将此标为凉山州海德县北山乡瓦屋村罗徕小学。11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离西昌市“不远”的这个村子。

虽然开车只有30公里,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所学校。经过长时间的寻找,我们只找到了一个刚到罗小学送爱心物资的越野车司机。他告诉记者,通往罗小学的道路都是山路,普通车辆无法到达。要不是那天天气好,山路肯定会被淹,打滑,所有的越野车只能在“海洋”上叹息。"确保你不能一路打瞌睡。"司机哥哥提醒我们这段艰难的旅程。

离开西昌北门后,越野车一直开到山上。经过近两个半小时的颠簸和攀爬,越野车逐渐来到山顶,从茂密的松林中可以一览无余。海拔已超过2600米,车外温度已从约15℃降至5℃以下。此时,西昌早已不见踪影,罗徕小学所在的村庄已经模糊不清。黄色泥砖墙与山融为一体,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美丽。

在山顶上,我们遇见了勒洛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布布鲁克。她背着一个新的粉红色书包,一眼就知道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捐赠的。书包的拉链没有拉上。记者看到书包里有两本语文和数学教科书和一个铅笔盒。教科书没有棱角,黑色卷曲几乎占了面积的四分之一。铅笔盒里有两支削尖的铅笔和五六根又细又短的竹枝。布鲁克还不会说普通话。旁边的高年级学生代表她告诉记者,这些竹竿是用来学习算术的。

罗徕小学位于瓦屋村。村子里到处都是猪和羊的粪便,泥墙已经裂开了。这所学校有两栋相对的土坯房,中间有4个房间和一个操场。

由于爱心人士的关注和帮助,罗徕小学刚刚完成“新装修”,在土墙外抹上水泥,在操场上铺上水泥,搭建起升旗平台。自愿前来帮忙的年轻教师除了在操场上搭起帐篷外,别无选择。教室里没有电灯,几块特别换过的玻璃砖发出的阳光是整个教室里唯一的光源。泥墙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有一个玩具篮球架。当男孩们投篮时,他们仍然可以看到安详的害群之马在啃树叶……”记者了解到,罗徕小学已经收到柯达公司的捐赠,正计划在学校后面的空地上建造一座新的校舍,届时将成为这座山中最现代化、最美丽的村庄。

最初只有一年的代课时间,但我得到的是一根超过20年都不能移交的指挥棒。

在罗徕小学,记者遇到了罗文华,一位瘦瘦的黑人教师,他是当地一名彝族人

罗文华也清楚地记得,他在1988年不得不辍学,因为他父亲病了。鉴于罗徕小学教师短缺,他找到了当时的中央学校校长,并申请了代课教师。罗文华告诉记者,“起初据说是一年的代课,但一年后,没有老师来了,所以我又呆了一年,不知不觉中20多年过去了。”。"我每天都期待着正式教师的到来,尤其是负责任的教师."

罗文华现在有3个孩子,最大的8岁,最小的3岁。大女儿鲍夫博士在洛杉矶读小学二年级。“布夫医生”这个名字是爷爷自己取的。因缺乏医疗保健和药物而去世的爷爷希望他的孙女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以保护家人的健康。

每当我看到我的大女儿,罗文华的心就非常纠结和痛苦。罗文华的收入低得可怜,因为他是一名“没有名分”的代课老师。教育局每月发45元,加上中央学校补贴150元,他的月收入不到200元。随着孩子的增加和成长,罗文华的家庭开支也在增加。“我家的财务状况越来越糟,我头疼,”罗文华真诚地说。"大多数时候,我也想离开,尤其是在这学期几个志愿者来了之后."罗文华在告诉年轻志愿者他的想法后,又被留用了。他又一次为孩子们留下来。

罗文华告诉记者,每年冬夏假期,他都会去喜德县或西昌市做短期工作,“每月至少2000元,相当于近一年的工资”。然而,他不愿意离开学校和孩子们。经过深思熟虑后,他从未离开他的教学岗位,去城里寻找黄金。

“现在村子里很多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都出去买房子和汽车。每次他们回来,他们都会对我说,‘你真笨。’”罗文华坚定而彻底地说道。“我每天警告自己不要去想钱。教育孩子慢慢长大是我最大的满足!”

没有卷心菜和土豆,志愿者将面临第一个冬天的考验。

在罗徕小学二年级的教室里,来自郑州的一名自愿帮忙教书的年轻人李可正在教学生构词法和查字典。他太小了,不能用几个粉笔头写字。最后,他终于在黑板上写了一面“旗”和一条“毛巾”,然后问道,“这是旗的“旗”,这是它的偏旁部首。你知道怎么读吗?”19个人的教室里一片寂静。李克补充道:“我们每天都挂什么?”仍然保持沉默。"这是红领巾的“毛巾”这个词."李可最终放弃了让学生自己阅读的尝试。

对李克来说,类似的教学场景经常出现。罗徕小学的学生都是彝族。许多二年级以下的学生甚至不会说普通话,学习汉语的速度慢得多。几乎没有一个二年级学生知道9月10日是什么节日,有些甚至不知道10月1日是什么节日。只要你听一节课,你就会明白支持老师并不容易,因为有太多的基本常识需要他们“凭空”向学生补充和解释。

距离罗徕小学大约8公里,还有一所比较破旧的独来小学。来自内蒙古的陈纯狐今年9月开始在这里教书,而另一个叫李珊珊的志愿者也是今年6月刚刚到达。记者到达前几天,山上正在下雪。利用好天气,陈纯狐把绿色的军装挂在铁丝上晒。虽然离这里不远的西昌以气候宜人而闻名,但海拔2600米以上的山顶冬季气温很低,高山经常被大雪封山。记者从罗源小学赶到都莱小学之前,罗文华还特意给陈纯狐带了一床厚厚的被子,因为陈纯狐两天前给罗文华带了话,说“晚上冷得睡不着”。

陈纯狐刚从日本回来。他在网上找到了杜莱小学,带着苹果笔记本电脑和简单的行李,毫不犹豫地回来了。但是当地的贫困超出了他的想象。"志愿者把我带到一个泥屋,告诉我住在这里。"陈纯狐看到土墙不仅裂开了,而且明显向一边倾斜。"让我住在房子的另一边"

陈纯狐不想住的泥屋现在成了存放爱情材料的仓库。“你吃卷心菜,”当记者看到地上躺着半颗卷心菜时问道。陈纯狐看起来有些尴尬,说道:“说实话,我们平时几乎不能吃卷心菜。这是罗徕小学的老师给的。”陈纯狐告诉记者,当地人民只种植玉米、苦荞麦和土豆,因为山区寒冷,缺水。“现在我们有时吃方便面,主要是土豆。我们每天每顿饭都吃。我们感到恶心,晚上睡不着。”尽管困难重重,我仍然决心工作整整一年从9月到这一支持,陈纯狐开始以“大度凌云”的名义写微博。通过自己的努力,他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当地村庄的困境,让更多的好心人加入帮助当地教育的团队。他也成了山里的守望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