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巢湖边

时间:2020-03-02 来源:www.adxplorer.com.cn

《安徽巢湖生态湿地鸟儿的飞翔》马凤城摄(人民视觉)数亿年来,地形地貌的变化就像一个音乐人的音柱,时而上升,时而下降。例如,安徽省的巢湖原来是一座陡峭的山。几万年前的一天,地球裂开了,变成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湖。

站在巢湖边,一个人看不见。驾驶快艇横渡湖面只是一瞥。后来,我决定在巢湖边呆3到5天,让自己沉浸在巢湖的气息中。

我住在湖边的一家招待所。巢湖夜晚,空气潮湿,湖面上的灯光照亮了归来的渔船。招待所的主人也是一个渔民。我让他第二天一早带我去湖边钓鱼。渔夫是一个中年男子,黑着一张脸,看起来有点像演员张涵予。他说,我最好带你去打开几篮虾,然后回来让我妻子给你做虾酱。我立刻期待着它。那天晚上,我几乎睡在巢湖的波涛和香喷喷的虾酱上。

醒来,晨光暗淡,老板敲门了。收拾妥当后,我带着他的渔船去了巢湖中心,挑了一筐筐虾。我只能听到小虾在篮子里跳舞。

湖面有风,我们很快就回家了。中午,我确实吃了老板娘做的虾酱。用猪油炒一些米糊,加入调味料,煮至浓稠,然后加入巢湖白虾,煮滚三次,虾糊很香,端上桌,吃一勺,就好像整个新鲜的巢湖都包在你的嘴唇和牙齿之间。除了虾酱,那天中午我还吃了一桌新鲜的湖菜,所以午饭后我来到了湖边的何昌林古街,嘴角带着巢湖的清香。

何昌林古街是巢湖附近的一个古镇。在镇上,巢湖被分流成一条河,街道建在河的两边。民国建筑风格的街道是古董,有旗袍店、旧邮局和贴有《天涯歌女》海报的商店。街上的石牌楼有一股潮湿的气味,像是出汗。有一个老人站在一根棍子上,看着来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笑声。笑声的线条也像巢湖的涟漪。沿着古老的何昌林街漫步,然后漫不经心地找一家茶馆,呆呆地看着,点一壶不出名的茶,喝一口。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只小麻雀像子弹一样飞出芦苇沼泽的芦苇。

傍晚回到巢湖,夕阳刚刚落入湖中,映出橘色。这样一个湖养育了几代人。秦末,政治家范增和意气风发的周瑜被巢湖记录下来,消失在巢湖的波涛中。到目前为止,巢湖岸边的人们仍然在一代代地传承着他们的故事,关于英雄的传说也有不同的版本。几千年来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巢湖依然存在。